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成立40天时代华鑫65%股权火速挂牌 时代新材为盈利丢车保帅?
发布时间:2019-10-16 18:43
通常而言,能冠以“黄金”称谓的,或是各行各业的扛鼎产品、或是各类产业的稀缺资源。比如,主要用于轨道交通、电子信息、航空航天、柔性显示、新能源、军工等高科技领域的聚酰亚胺薄膜,就被誉为“黄金薄膜”。目前,国内唯一一条实现化学亚胺法批量制造聚酰亚胺薄膜的生产线,即在株洲时代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时代新材,600458.SH)手中。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这一被认为是时代新材未来有力的业绩增长点,将会被出售大部分权益。   10月8日,时代新材公告称,拟将持有这条聚酰亚胺薄膜生产线的全资子公司株洲时代华鑫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时代华鑫)65%的股权挂牌转让。值得玩味的是,《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时代华鑫成立时间不到两个月,聚酰亚胺薄膜产业注入时代华鑫的时间是8月28日,仅仅40天前。   同时,今年上半年时代新材净利大幅下滑85.33%,仅刚过千万元;三季度也预警,净利润同比将有较大幅度下降。加之2018年时代新材已经报巨额亏损,今年若不能扭亏为盈,意味着明年该公司将戴上“ST”的帽子。   或许正是因为此情形较为特殊,时代新材挂牌转让时代华鑫65%股权的交易第一时间就遭到上交所问询函质疑,且问题十分直接——是否存在利用资产处置交易确保本年盈利的动机?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上交所10月9日的交易___息显示,时代新材因属于当日跌幅偏离值达7%的证券而登上龙虎榜。当日,时代新材以跌停收盘,报收7.97元,跌幅为-9.94%,偏离值达-10.33%,换手率3.48%,成交额2.24亿元。   时代新材过去一年来的股价走势数据来源:Wind   出售“核心”资产的合理性?   10月8日,时代新材公告称,拟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时代华鑫65%的股权。资料显示,时代华鑫为时代新材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今年8月14日,距今不到两个月。   两周后的8月28日,时代新材公告称,以协议转让方式将聚酰亚胺薄膜产业转让给时代华鑫并由其进行后续实施,时代华鑫按照经审计的5月31日时代新材聚酰亚胺薄膜产业账面净资产价值,以现金2.70亿元购买上述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彼时,时代新材对将聚酰亚胺薄膜产业转让给时代华鑫的表态为:基于公司业务发展的正常需要,符合公司总体战略发展规划,聚酰亚胺薄膜产业在转让前后均在财务合并报表范围之内,不会对经营状况和财务产生不利影响,也不存在损害公司和全体股东利益的情形。   公开资料显示,聚酰亚胺薄膜又被称为“黄金薄膜”,主要用于轨道交通、电子信息、航空航天、柔性显示、新能源、军工等高科技领域。将高性能聚酰亚胺薄膜通过高温碳化石墨化后,可以得到导热率数倍于铜的导热石墨片,这是目前电子产品解决散热问题的最佳方案。上世纪90年代后期,国内聚酰亚胺薄膜年需求量为500吨,到2010年就已超过2800吨,且每年以25%的速度增长。   《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到,时代新材是在2011年启动聚酰亚胺薄膜项目研发的,该公司先后攻克了配方技术、装备技术及制膜工艺难题,2017年底,聚酰亚胺薄膜生产线已完成调试运行和优化,顺利产出合格产品。   在2018年报中,时代新材称,年产 500 吨聚酰亚胺薄膜生产线量产日趋稳定,具备向华为、苹果、三星、VIVO等品牌批量供货的能力,全年形成销售收入1.2亿元,目前正在筹建二期扩能项目。   今年半年报中,时代新材表示,报告期内新材料项目产业化进展基本顺利,上半年聚酰亚胺薄膜生产线量产日趋稳定,形成销售收入7014万元,已向华为、三星、VIVO等手机品牌开始供货,产品供不应求。   在与半年报同时披露的《2019年上半年募集资金存放与实际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显示,酰亚胺薄膜项目可行性未发生重大变化,2018年度实现利润398.33万元,2019年上半年实现利润527.53万元。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中报中,时代新材强调,公司下半年将继续以高分子材料的研究及工程化推广应用为核心,推进高分子新材料产品扩能建设。   不过,一个多月后形势便斗转直下。作为下半年工作核心之一的酰亚胺薄膜项目却要出售65%的股份。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10月9日《关于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时代华鑫65%股权的公告》(下称《转让公告》)中披露,此次转让是基于公司短期和长期发展的考虑,盘活公司资产、回收资金,提升公司资产运营效率,促进公司主业健康发展。“本次转让完成后,时代华鑫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时间回到8月28日,当时的表述是“均在财务合并报表范围之内,不存在损害公司和全体股东利益的情形”,如今却是“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那么,此举对公司和全体股东的影响究竟会如何?半年报里还是下半年的“核心”,如今却要出售65%的股权,这又是为何?   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时代新材对时代华鑫和聚酰亚胺薄膜项目的态度,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4月初,时代新材相关人员曾公开表示,公司二期聚酰亚胺薄膜生产线规划2000吨,预期自2020年分批投产。目前公司的聚酰亚胺薄膜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的石墨散热片,二期产能投产后,有望向更多高端领域拓展。   在关注时代新材的券商研究员看来,聚酰亚胺薄膜生产线已经量产,且下游客户认可度较高,目前也正在筹划二期扩能建设,预计未来聚酰亚胺薄膜将成为公司有力的业绩增长点。   然而,时代新材却拟将主导聚酰亚胺薄膜生产线这一未来增长点的时代华鑫65%的股权出售,这带来两个非常直接的问题:时代新材为什么仍要持有时代华鑫35%的股权?对时代华鑫和聚酰亚胺薄膜业务有什么后续安排?   公告显示,时代新材此次拟转让的时代华鑫资产中,存在2013年配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高性能绝缘结构产品产业化项目”。   截止2019年6月30日,高性能绝缘结构产品产业化项目已使用募集资金2.50亿元,主要用于1条聚酰亚胺薄膜进口生产线、厂房和配套设施建设以及工艺设备投资,该项目在2017年底已建设完成,剩余未使用募集资金1.15亿元。   《转让公告》显示,时代华鑫按照收益法评估价值为7.95亿元。同时,此次挂牌转让涉及转让部分募投项目,回收资金将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这也意味着,按照目前的评估值计算,出让时代华鑫65%股权,时代新材将获得5.16亿元现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减去投入的2.50亿元募集资金,应该可以拿到2.66亿元的投资收益。   为了确保今年盈利?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9月3日时代新材完成了2019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的发行,发行额为5亿元,期限90天,票面利率为3.5%。   时代新材拟出售资产的同时,发行超短期融资券募资,由此可见,其资金状况不容乐观。其实,资金较为紧张的情形在半年报中已可见端倪。   中报显示,上半年,时代新材的财务费用高达5588.83万元,较去年上半年的76.51万元暴增了7204.43%。   数据还显示,短期借款由去年底的12.33亿元增加至18.91亿元,增幅达到53.37%;长期借款新增1.20亿元;负债合计由去年底的94.86亿元增至106.53亿元。上半年,时代新材资产负债率为69.14%,比去年底增加了2.7个百分点。   在《转让公告》中,时代新材表示,公司目前负债率较高,较难承受聚酰亚胺薄膜后续投资带来的资金压力。另外,出售股权回收的资金可以缓解公司短期的资金压力,并获得较高的投资收益。   由此可见,时代新材认为,此次挂牌转让时代华鑫65%股权将可以“一石二鸟”——既缓解资金压力,又获得投资收益。   或许,2.66亿元的投资收益对目前的时代新材而言,更为亟需。   中报显示,时代新材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仅为1137.85万元,同比大幅下降85.33%。半年报中,时代新材预计,受汽车市场经营利润下降的影响,2019年三季度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有较大幅度下降。   除了正常营收下滑带来的压力,时代新材今年底还要面临商誉减值给业绩带来的巨大压力。2018年,正是巨额的商誉减值将时代新材带入大幅亏损的窘况。数据显示,时代新材2018年净亏损4.2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96亿元,降幅为716.79%,主要原因是全资子公司德国BOGE在报告期内计提商誉减值5.3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时代新材并购德国BOGE后,在德国BOGE合并层面形成大额商誉。并购后至今,时代新材于每年末对该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截止2019年6月30日,该项商誉账面余额为2285万欧元(约为1.78亿元人民币),后续仍存在减值风险。   时代新材盈利能力不断下滑,同时还面临大额商誉减值风险,今年全年是否能扭亏为盈?现实是,如果今年继续亏损,时代新材将因为最近两个会计年度净利润为负值而被ST处理。   上述背景下,时代新材此时出售时代华鑫65%股权,不由得上交所不祭出“直击灵魂”的质疑:此次交易是否存在利用资产处置交易确保本年盈利的动机?   或许,要等到交易落定,才能看出其中一二。